简体中文

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建筑业农民工工资快速上涨原因分析及对策建议
来源: | 作者:佚名 | 发布时间: 2012-03-10 | 2284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期,北京建筑业人力资源协会对在京施工的河北、四川、安徽、湖北、重庆等省市的十几家建筑劳务企业进行了调研,对建筑业农民工工资大幅上涨的原因和对策提出以下分析意见。

  北京建筑业农民工工资两大特点

  建筑业农民工平均工资呈现逐年上涨态势。以全年工作10个月,月均工作30天计算:北京市建筑业农民工2005年的年均、月均工资分别为15000元、1500元;2008年的年均、月均工资分别为18000元、1800元;2009年的年均、月均工资分别为21000元、2100元;2010年的年均、月均工资分别为25000元、2500元。由此可见,近5年北京建筑业农民工工资增长比较明显,平均增速在15%~25%。目前,其平均工资水平已达到大学毕业生工资水平。

  建筑业技术工人工资大幅上涨。从2010年部分外省市进京建筑业木工、瓦工、钢筋工等技工的平均日工资来看,河北省为150元~160元;重庆市为150元~160元;四川省为160元~180元;安徽省为160元~180元;湖北省为200元左右。

  根据北京建筑业人力资源协会对各大建筑总承包企业和劳务企业的调研统计数字显示,2009年技工日工单价大概在110元~120元,2010年木工、瓦工、钢筋工等技工平均日工单价达到160元~180元,最高达到200元/日。其中,个别抢工项目甚至达到300元~400元/日,而且是日清日结。据此初步调查,北京市2010年建筑业技术工人工资同比上涨约35%~45%,比上一年度有较大幅度提高,技工工资增速明显超过农民工平均水平。

  三大动因推动建筑业 农民工工资快速上涨

  根据调查统计,目前北京市建筑业农民工月薪平均已达到2500元左右,有些技术工种熟练技工的月薪已达到6000元~10000元,比5年前有大幅度提高,增幅在1倍以上。北京建筑业人力资源协会在对总承包企业和劳务企业调研后发现,主要有3大因素推动农民工工资的不断上涨。

  原因一:建筑市场的劳动力供需关系发生了明显变化。在需求方面,在国家扩大内需、刺激经济、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长下,各省市施工量增长明显,建筑业用工量逐年上升(如天津市建筑业用工从50万人增长到80万人),劳动力需求明显增加。在劳动力供给方面,近年来进入建筑业的农民工数量却呈现下降趋势。首先是国家近年来富农、惠农政策使农民生活好转,农民不用外出谋生,有一部分人留在家乡发展;其次是学校扩招政策使部分农村子弟进入高校深造;再次是越来越多的新一代农民工进入工作环境相对好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据全国总工会统计,最近5年进入建筑业的工人数量下降了约6%。此外,近期不断出现的建筑公司相互抬价、抢夺熟练技术工人的现象不但印证了供需矛盾的不断升级,也直接推动了建筑业农民工工资的快速上升。

  原因二:目前,农民工的年龄结构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现在建筑施工的主力军多为70后和80后的工人。一方面,与前辈相比,他们最主要的特点是以在城市务工为主,很少回乡务农。因此他们与城市工人同工同酬的维权意识不断加强,加之对生活水平的要求不断提高,不会再满足于每天几十元的工资。另一方面,建筑业工作环境恶劣,流动性、危险性的客观存在,以及用工策略和福利待遇较差,对70后、80后农民工缺乏吸引力。新一代农民工拥有更多工作选择和更高的物质精神追求,这使得建筑业必须通过提高工资和福利待遇吸引和留住他们。随着90后农民工的加入,他们对待遇的期望值可能会更高。农民工年龄结构的变化、整体价值观的改变,也是农民工工资上涨的重要推动力。

  原因三:2010年全国各种物价普遍上涨,通货膨胀压力明显增大,各行业纷纷上调工资水平,以使工资收入与消费的升幅相匹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建筑业工人原本就不高的工资必然会随之上涨,而且由于起点低,涨幅也就更明显。物价上涨,劳动力价格也随之上涨,这是农民工工资上涨中重要的短期动力。

  对农民工工资上涨现象的看法与对策建议

  对此,全行业应有理性的认识,要认识到人工成本上升是城市化进程中的必然趋势。近年来,中国已进入人口红利拐点,市场的无形之手正在发挥作用,对脏、累、险、差工作岗位劳动者收入分配不合理情况进行着自动调整。因此,当前农民工工资上涨有其必然性,是社会财富分配的理性回归,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因此,政府要多层面采取措施,将农民工工资上涨控制在合理范围。我国建筑业目前还处于产值利润率低、劳动生产率低、产业集中度低、市场交易成本高的三低一高阶段。有关部门调查显示,目前我国建筑施工企业的产值利润率不到1.6%。如果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再加上业主的压价、垫资、拖欠、毁约行为,施工企业的日子将更加窘迫,长此以往将对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在理性看待农民工工资上涨的同时,政府、企业、行业组织还应从不同层面采取恰当的应对措施,将农民工工资上涨速度和幅度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我们建议:

  政府建设主管部门应促进人工造价合理提高,从经济上解决农民工增资来源问题。政府有关部门应从政策层面提高劳务工工资指导价,各省市建设主管部门应定期发布真实反映市场价格的人工费水平,按照市场价招标,并给予税收优惠政策。同时,与市场的无形之手相结合,政府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使高利润的房地产企业向施工企业让利,满足建筑业农民工合理的工资增长需求。

  建筑施工企业改革用工制度势在必行。建筑施工企业应主动加快用工制度改革,要与劳务企业建立长期协作的紧密合作关系,要多种用工形式并存,与农民工建立长期稳定的劳动合同关系;实行同工同酬,建立工人工资增长的长效机制,并不断完善农民工社会保险制度;改善工作条件,使农民工得到长期保障,打造稳定规范的建筑产业工人大军。

  调剂劳动力供需平衡是解决用工荒和控制工资过快上涨的有效措施。政府和行业组织应联手建立全北京市乃至全国范围的用工供需平台、打造信息平台、建立劳务输出基地,增加劳动力供给,使劳动力价格保持在合理水平。